最后都阴差阳错没去成

最后都阴差阳错没去成

2018-10-08 00:32

佟丽娅:我以前没认为自己很倔,但我是狮子座,有主见是一定的。要是没有这点倔劲,我也不能一路从新疆那个边远的小城市走到北京。当然,我在家里不太倔。我俩都是比较理智的人,我一定会退让,先说对不起是我的套路,哈哈!先说个对不起缓和气氛,然后两人冷静下来,再坐下来分析、找问题,然后去解决。总而言之,在家就做一个温婉小女人比较好,出去就要做一个坚定大女人。

记者:看节目的时候觉得你对教官们有点小小的“花痴”,看到兵大哥心里有什么感受?

记者:节目中好不容易获得与老公通话的一次机会,陈思诚却撂了你的电话,当时你的心情如何?回去后他有没有赔不是?

记者:这次在《真男2》中遇到不少困难,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下来的?

佟丽娅:当时我也觉得:“啊?这个节目怎么会找到我?”我是一个刚生完孩子的哺乳期妇女!但是别人都说我是个女汉子,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说我很适合,因为我这个人比较直爽。如果不是刚生了孩子的话,我绝对想都不用想就去了。思诚也特别心疼,家庭会议都开了好几次,最后决定还是去吧。我从小有个军人梦,以前在新疆的时候,我有三次机会进部队,最后都阴差阳错没去成。我觉得特别遗憾,想着如果这次再不把握机会的话,以后可能真的没有这样的时间和机会了。

佟丽娅:当时因为节目时长的原因,把我打电话那段掐掉了。其实是电话一开始没打通,是助理接的,说思诚在拍戏,后来就打通了。而且有个细节让我很感动,每个人打电话的时间是有限的,之前没打通浪费了时间,后来好不容易接通了,我的时间就不够了。那时候沈梦辰和张蓝心还没打电话,她们就说:“丫丫姐,我的时间给你。”大家那么照顾我,真是特别温暖。

佟丽娅:如果没有朵朵在家,没有牵挂的话,我在部队一定会干得很起劲。但毕竟孩子还小,这是我在部队里最大的一个牵挂。也不能带手机,就盼着能打一个电话,能和家里联系一下,问问孩子怎么样了。遇到困难的时候,看到孩子的一张照片、一个笑容,就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。以前不理解,现在觉得孩子确实是我们的铠甲,让我变得更强大。

佟丽娅:说是兵大哥,其实他们大部分年纪都很小,我开玩笑说他们可以叫我“阿姨”。最受不了的是他们的眼神,特别真挚、特别坚毅。他们训练起来特别燃,这会带动我们,让我们心里燃起一把火,想跟他们一起在训练场上加油、流汗。

佟丽娅:因为在哺乳期,我还得泵奶。大家还没起床的时候,我就得早起,把所有该干的事情干完。别人午休的时候,我也得抓紧时间解决自己的事情,牺牲很多休息的时间,其实蛮累的。而且那时候天气又热,挺辛苦的,感觉自己身体特别虚弱。像平时我拍戏一滴汗都不会出的人,在那里汗简直是顺着袖管往下淌,觉得体力不支,几次都快要晕倒了。现在想想我还是挺佩服自己的,居然撑下来了。

佟丽娅:我老公对我还是挺刮目相看的,平常看我在家也是柔柔弱弱、小女人的样子,出去变成了一个大女人,他看到我的成长也是蛮高兴的。现在我觉得陈思诚先生弱爆了!他那是演出来的,我是真的,不一样。我也鼓励他下次去部队训练训练,看他在这种真实环境里有什么样的表现。

记者:陈思诚演过《士兵突击》,他对你在《真男2》中的表现有什么评价?

佟丽娅:有几次快挺不住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回家,但我在授衔仪式上下定了决心,不管面对什么问题都要坚持。我们宣誓的时候,有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:“绝不叛离军队。”那时我觉得特别羞愧,为什么自己会有离开的想法?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呢?我就觉得一定要撑下来。

佟丽娅:一个是体力的改变。以前我爬三层楼就会气喘,现在起码爬个十楼都没问题。以前跑步根本跑不动,现在也能够在跑步机上一口气跑10小时。以前感觉抱孩子还是挺辛苦的,现在抱着孩子举高高、逗他玩都很轻松,胳膊比以前有力了,肩膀也变宽了。另外,人也变得有韧劲了。部队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,可以看清自己、反省自己。

记者:在《真男2》里,我们看到你倔强的一面。在生活中你也是特别倔的人吗?和陈先生在家里有冲突的话,一般谁会先妥协?